关于中国解放的名言

2020-09-12 名言 【 字体: 】 标签 : 名言,解放,关于 浏览量:994万

哪个男人解放了中国女人的胸(图)

[导读]妇女解放,一般是指家庭与社会地位的改观。但最初的解放是从她们的身体开始。禁止缠足是一大历史进步,解放胸部才是真正的革命。一个叫张竞生的男人解放了妇女的胸部,自己却差点被唾

沫淹死。

民国的女人都得感谢张竞生,他自己却被唾沫差点淹死

民国初年,胆大的女性穿这种马甲

建立民国的人,一般都受过西方教育,即使这样,民国初年,女人的身体是不能外露的,即使是睡觉,也要穿着长过膝盖的长背心,特别是胸部,必须用布条扎成平胸。但是,一些追求个性解放的女人开始试穿一种小马甲代替捆胸的布条,这种马甲一度成为时尚,使一

些思想较前卫的女性胆子越来越大。

1918年夏,上海市议员江确生致函江苏省公署:‚流行一种淫妖之衣服,实为不成体统,不堪寓目者。女衫手臂则露出1尺左右,女裤则吊高至1尺有余,及至暑天,内则穿粉红洋纱背心,而外罩以有眼纱

之纱衫,几至肌肉尽露。‛

1920年上海政府发布布告,‚故意奇装异服以致袒臂、露胫者,准其立即逮案,照章惩办。‛看看,照此公告,女子只要穿着低胸露乳、裸露略膊、小腿的服装,就将面临逮捕入狱之灾。如今穿着露乳

沟露股沟的女性,不知做何感想。

民国初年广告上的女子,全是平胸

妇女们胸部的解放,还得感谢一个叫张竞生的男人,他为女性身体的自由疾呼,一度成为被攻击的对象。张竞生1888年2月生于广东饶平,1912年赴法国留学,1920年回国后任北京大学哲学教授。他虽是学哲学的,但对性学的研究情有独钟。他在这方面的研究源于他的爱

国意识,学成回国时,他看到城市乡村的国人身体羸弱,没有西方人

强壮,如何对抗?于是强调优生。

1923年4月29日,张竞生在北京《晨报副刊》上发表了《爱情的定则与陈淑君女士事的研究》一文,立刻引发了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关于爱情的大讨论,吸引了梁启超、鲁迅等著名人物参加。张竞生提出的‚爱情四定则‛是:一是有条件的;二是可比较的;三是可变迁的;四是夫妻为朋友的一种。在长达两个月的讨论中他受到了多数人的批

评,但从此名声远播。

名演员阮玲玉是最早穿乳罩的女性之一

天乳运动后,思想前卫的大家闺秀们敢于这样露体了

这场讨论挨了批评,不仅没有吓退张竞生,反而增强了他斗士一样的信心。1924年,张竞生的《美的人生观》讲义在北大印刷,这是一部充满小资产阶级思想的乌托邦之作,内容包括美的衣食住、美的体育、美的职业、美的科学、美的艺术、美的性育和美的娱乐等等。

在‚美的性育‛中,他崇尚裸体--裸体行走、裸体游泳、裸体睡觉等,认为‚性育本是娱乐的一种‛,并就‚交媾的意义‛和‚‘神交’的作用‛作了十分详尽的介绍。其内容像一部‚夫妻夜话‛,而语言更像在辅导一个青春期的孩子。张竞生的执著和勇气,让理学笼

罩的中国为之一震。

同时,这部书成为当时青年人特别是时尚女子争相传阅的读物,‚束胸使女子美德性征不能表现出来,胸平扁如男子,不但自己不美而且使社会失了多少兴趣。‛张竞生成为中国女性解放胸部的舆论引导者,大家闺秀开始悄悄放胸,当时称为‚天乳运动‛。

1927年,国民政府不得不颁布条令,倡导‚天乳‛,反对束胸,对于不执行放乳政策的,反而要进行罚款。禁锢了中国妇女胸部几千年的布条终于松开,中西结合的乳罩开始流传开来,中国女性终于彻

底地抬头挺胸了!

第34卷第4期河南师范大学学报(哲学社会科学版)2007年7月Vol34No4JOURNALOFHENANNORMALUNIVERSITYJul2007

政治解放、社会解放与人类解放

)))马克思人的解放理论的逻辑与现实

俞益民

(河南科技大学,河南洛阳471003)

摘要:在马克思的视野中,政治解放固然具有历史进步性,但它还只是资产阶级的解放,因此,政治解放必然要被人类解放所超越,以实现每个人的自由全面的发展。在这一过程中,社会解放是一个过渡阶段,它通过建立无产阶级民主和生产资料公有制,为最终实现每个人的自由全面的发展奠定社会政治经济条件的基础。

关键词:政治解放;社会解放;人类解放

漫漫的长夜里划过一丝的亮光,我拿出剑用它慢慢寻找光明。东,太阳升起的地方,向东走去招手朝阳的光芒向东走,去抚平大地的皱纹向东走,去统一六国。

我是王翦,我要解放。

当秦王的手指指向东方时,我骑上心爱的乌骓,顺着那个方向,让马的铁蹄踏尽东方的繁荣。秦王的眼睛,想吞并一切。

韩王安用他的自杀造就我的感情。

内使腾将军说他一脚就可以踹开韩国的城门。然后他真的去了,回来的时候带着被关在囚车里的韩王。铐着脚镣的韩王安有一支毛笔,他问为什么天下只会是拿剑的杀拿笔的,没人回答。依稀看见安的那支毛笔,尖尖的,发着暗淡的光,安用它结束了自己的生命。笔刺破安的喉咙,鲜红的血打湿了笔上的狼毛,我突然想用它来写字。拿起笔我在地上写下“解放”两个字,那字鲜红的给人恐怖的感觉。

没人告诉我血为什么是红色,他们只是说很快血会变黑,“红血”很快会变成“黑土”,以后便不会有人知道那是血。大概这就像那个埋着韩王安的土丘,没人知道那墓的主人以前是坐在宫里的大王。

秦王期待的眼神,战车下压过的一个个我军战士的尸体,赵王高傲的额头,这高额足以遮蔽一切,我决定用它去遮蔽赵王对李牧的信任。

可笑啊,赵王相信那些我撒出来的谎言,杀了李牧,毁了长城。我忘不了李牧那含冤的眼神。可悲啊,我害死了自己最崇拜的人,我害死了一位战神。可叹啊,我军又解放了赵国。

赵国的战场上一个个的尸体,一辆辆满载硝烟的战车,天黑黑地压向地面,一个老兵的胡须映着篝火的红光飘动着,随着那一曲曲无助的笛声。我仰望天空不见一颗星。

离开赵国的那天,雨密密的下似乎忘记了时间。李牧的墓前,我不想打伞,用匕首留下我的血,用雨水凉透我的心。

魏王的箭一支支射穿我军士兵的胸膛,可怕的呻吟声,可恶的箭,我开始了恨。

阴阴的细雨连绵不绝,冲刷地面上的血迹。站在高高的土丘上我望见黄河滚滚的江水,闻到汴河滔滔的浪花,低矮的大梁城,我要用我的愤怒淹死大梁所有的人,怒红的眼睛作了那可怕的决定。

十多天后,那条水渠开挖到大梁城下。当我的声音在天空中回荡的时候,满载仇恨的河水直泻进大梁城,水无情的冲掉大梁的一切。魏王哆嗦着望着我的剑。剑发出银光刺进魏王的心脏,血留在剑上,顺着剑锋慢慢滑下,滴进魏王的土地。那片土地被“解”得七零八落,那片土地“放”不出一只鸟。

项燕,不要让我看见你的剑划破我军士兵的喉咙,不要让我看见你的马车踏遍李信将军的秦营。

项燕,为什么这么想跟我打,难道你以为打败我就可以打败整个秦国吗?

乌骓,我心爱的马啊,走慢一点,难道你没有看到将士们脚步上有数不尽的疲惫吗?北风,不要再刮了,你没有见到将士们单薄的衣裳吗?

阅读全文